走进苍天圣地的深处 —内蒙古自治区阿拉善盟环保公益行游记

文章附图

走进苍天圣地的深处

—内蒙古自治区阿拉善盟环保公益行

083_副本.jpg

阿拉善,内蒙古自治区的最西端,被世人誉为“中国秘境”、“苍天圣地”。总面积27万平方公里,常住人口24万人,地广人稀。全年降雨量从东南部的200多毫米,向西北部递减至40毫米以下;而蒸发量则由东南部的2400毫米向西北部递增到4200毫米,干旱少雨。全盟60%以上的土地面积,为戈壁和沙漠。而就这在块看似苍凉的广袤土地上,却有着数不清的神秘与美丽。其实,阿拉善盟有着极为丰富的旅游与矿产、物产资源,这里生态独特、历史悠久,巍巍贺兰山、千年胡杨林、神奇的巴丹吉林沙漠、古老的居延文化,都彰显着“苍天圣地”的独特魅力;这里有着丰富的矿产资源,已经发现的矿产84种,优势矿产主要有煤、湖盐、芒硝、铁、金、石墨、花岗岩等等,而且全盟还有81.3%的面积未做地质详查,矿产资源潜力巨大;生物资源多样,肉苁蓉、锁阳、甘草等都是名贵中药材,阿拉善双峰驼、白绒山羊都是地方优良畜种……

日前,记者随由内蒙古环保联合会主办的“走进苍天圣地阿拉善——百名记者环保行”的活动,亲身走进阿拉善深处,深刻的体会了一次这块土地所孕育出的蓬勃、坚韧的生命力量,也切实的了解到,阿拉善人民为了这块生态脆弱的土地上发展所付出的艰辛。

在阿拉善盟最西北部,世界第四大沙漠巴丹吉林沙漠深处,一块生机蓬勃的绿洲——额济纳旗,有着享誉世界的美景——胡杨林。额济纳旗现有胡杨林38万亩,时至深秋,树叶一片金黄,在毫无污染的纯净蓝天的映衬下,显得格外辉煌、美丽。在这样严重干旱的沙漠中,可以看到如此美景,着实让人惊叹。胡杨是世界上最古老的一种杨树,以强大的生命力闻名,素有“大漠英雄树”的美称,它的枝干形态千变万化,有的笔直、有的扭曲,树干表皮布满不规则的纵裂沟纹,好像记载了长久风沙侵袭的脸庞一样,显得倔强,倔强的把根牢牢扎在干燥的沙漠里,而正因它生长在这恶略的环境中,才被人们称为“英雄树”,素有“生而一千年不死,死而一千年不倒,倒而一千年不朽”的说法。

如今,额济纳胡杨林已是享誉世界的旅游胜地,可却很少有人知道,在为了保护好这片神奇的美景,额济纳人民面对日趋恶化的生态环境,做出了何等巨大的努力。“十五”以来,额济纳旗抢抓西部大开发战略机遇,确立“生态立旗”战略方针,把生态建设作为国计民生最大的基础设施建设工程。以恢复生态环境、改善人民生活质量、实现可持续发展为根本任务,开展了胡杨林自然保护区、马鬃山古生物化石地质遗迹自然保护区、梭梭林自然保护区等生态建设工作以及黑河分水和治理工作。遵循“搬得出、稳得住、富起来”原则,有计划、分步骤、按阶段实施移民搬迁,全面退牧还草,自然恢复草场植被。通过实施天然林封育、退牧还草、易地搬迁扶贫、国家生态环境建设重点县(旗)、澳援项目等重点生态建设工程,累计退牧、禁牧天然草场48万公顷,搬迁安置移民713户、2216人。2000年1月,额济纳胡杨林自然保护区晋升为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保护面积29.87万公顷。2001年设立“额济纳旗马鬃山古生物化石地质遗迹自治区级自然保护区”,将保护区建成一个集保护、科研、宣传教育、科普旅游等多功能为一体的国家级地质遗迹自然保护区。为有效保护及合理利用梭梭林自然保护区,严格执行管理制度, 遏止乱采滥挖。自设立保护区以来,区域内退化的森林得到休养生息,有了一定的复壮更新效果。2012年,额济纳旗林业局在七道桥胡杨林区安装虫情测报灯,进一步加强胡杨林有害生物测报工作,提高监测预警能力和科技水平,增强防治的时效性。

而距额济纳旗北部40公里处的东居延海,早在1961年由于主要水源额济纳河水量的严重减少, 1992年彻底干涸。作为额济纳绿洲的重要水源,同时也是多种珍贵候鸟迁徙通道上的重要栖息地,造成了大片胡杨林死亡的严重损害。而沙漠少了胡杨的覆盖,造成的沙尘暴频发,人们都说“风起额济纳,沙落北京城”。额济纳人民通过不懈的努力,引起了党中央、国务院对额济纳旗生态环境问题的高度重视,为保护居延海绿洲做了大量卓有成效的工作。2002年7月17日,黑河水首次流入东居延海;2003年9月24日,首次流入干涸42年的西居延海。同时,但地政府采取多种措施,严格禁止上游工业、牧业采水。如今,记者站在居延海边,看着面前广阔的水域、丰茂的芦苇、成群飞翔的候鸟,与身后贫瘠的戈壁沙漠所形成的对照,深刻的体会到水源对于这个沙漠绿洲的重要性,也深深地记住了额济纳人民“小小居延海,连着中南海”的传诵。

有了这一切的努力,才有了今天展现在世人面前的壮美胡杨林、秀丽的居延海,额济纳旗人民通过加强生态建设的方式,为世人保护了这一片神奇的绿洲。

额济纳旗东南25公里外的黑城遗址,是古丝绸之路上现存最完整、规模最宏大的一座古城遗址。相传公元1372年明朝大将冯胜,兵马至此,久攻不下,而想出了“断水奇策”,阻断了鄂木讷河对城内的水源供给,不几日,只见黑城内人畜饥渴,近城的禾苗枯萎,最终得以攻破。距城外3公里处的怪树林,据说也是当年大量胡杨枯死,但依然矗立不到所形成的,这里枯死的胡杨“陈尸”遍野,呈现出古老的原始风貌。冥冥之中,渗透出一股狰狞恐怖的气氛,令人毛骨悚然。今天所看到的遗址,虽在大漠的映衬下显得雄壮、神秘,却也让人感到几丝凄凉。看着这些历史为后人留下的实物记录,不得不让人感叹,在这残酷的沙漠中,水即象征着生命。

离开神秘美丽,且让人震撼的额济纳,记者一行继续探访阿拉善盟现代化的一面。

为最大限度减少工艺副产品对环境带来的污染,阿拉善经济开发区提出了“吃干挖净”的循环经济发展理念,通过科学调整产业结构,不断延伸完善产业链,增强产业关联度的调控手段,结合产品主、副产品特性,形成了一系列从产业上游的重介洗煤、焦化、煤焦油轻质化,到中下游的煤制烯烃、焦炉煤气制甲醇、甲醇制芳烃、焦油加氢、粗苯加氢等,一整条充分发掘原料潜力,提高物料平衡率的循环经济产业链条。在由煤、焦、化产、蒸汽、化工、建材循环经济产业链中,上一道工序排放的废弃物变成下一道工序的生产原料。如回收焦炉煤气生产甲醇,此项目不但实现了资源的有效利用,而且减少了对环境的污染,仅此项目一项每年就减少焦炉煤气排放量达8.2亿 Nm3,节约能耗20万吨标准煤;有效利用生产过程中产生的固体废弃物,洗煤过程中产生的中煤、矸石等固体废弃物作为锅炉的燃料进行使用,对锅炉产生的粉煤灰和灰渣做为粉煤灰砖制砖的原料。此项目实施后,使整个地区减少了因烧制粘土砖而排放的二氧化碳84000吨/年,减少固体废物排放近15万吨/年。年产1亿块粘土实心砖需取土22万立方米,生产粉煤灰砖等于减少毁田200亩/年。

   同时,大力加强生产过程的减排控制,采用了在原煤破碎、焦炭筛分工段设有布袋除尘装置,有效控制了粉尘污染;在炼焦区的装煤、出焦工段配置了消烟除尘车,使烟尘排放浓度有效控制在30 mg/m3以内;液态产品和焦炭分别由管道和密封皮带栈桥通廊连接生产区和物流区,避免了产品倒运造成的污染和物料消耗。除了在生产系统做好环保工作外,阿拉善经济开发区及企业还非常重视厂区及周边地区的绿化美化工作。2006年,开发区区内义务植树达10万余株,2007年植树22万余株,绿化总投入已达9000余万元。

这些都体现出了阿拉善盟与辖区企业,在大力发展工业产业的同时,肯下真功夫高环保的态度,积极采取各种措施减少对生态环境的损害。

此外,记者还走访到了极具产业转型代表性的生态工程公司,公司前身为煤焦化企业,在2005年前后阿拉善盟取缔小焦化企业的政治活动中,企业积极响应号召,整体转型为以沙漠生态综合治理、农林牧业综合开发加工为主的产业化生态工程企业。自2005年以来,以土地流转、企业投资的形式从事生态治沙产业,成为内蒙古自治区农牧业产业化重点龙头企业,也是内蒙古自治区扶贫龙头企业。公司项目设计建设总规模158213亩,总投资约20多亿元,主要以现代高效葡萄种植、种草种树、产业化养殖、葡萄酒酿造以及牛羊肉冷冻加工销售、葡萄酒销售、生态观光旅游作为项目建设主要内容和载体。这个项目建成后,将使项目区植被覆盖率达到90%以上,彻底改变当地生态环境。按照人与自然和谐发展的生物链模式,强调项目间的循环利用和相互依存,通过优良牧草、高效农作物种植以及葡萄种植以及葡萄种植产生的枝条茎叶为畜牧业产业化提供优质蛋白饲料。牲畜产生的粪便通过发酵制作沼气,为园区提供热能和电能,沼气渣为葡萄种植和高效农业种植提供优质有机肥料,葡萄种植、畜牧养为人类提供优质的葡萄酒和冷冻肉食品。2005年以来,在荒无人烟的沙漠中克服风大沙多、寒暑变化带来的各种困难,目前已经平整沙漠30000亩,修筑作业道路120公里,配套输变电线路85公里,种植葡萄20000亩,栽植防护林10000亩,修建人工湖4处,投放鱼苗200000尾,累计投入资金5亿多元。

一家企业,从工艺落后、污染严重,但利益丰厚的焦化产业,转型为环境友好、科学高效,但回报周期较长的生态产业,其跨度与面对的困难可想而知。但阿拉善企业家明白,以牺牲环境为代价的产业是不会长久的。所以在克服重重困难后,才有了今天这类与自然和谐相生的企业类型。看着由荒漠转变而来的葡萄种植园、梭梭林、牧草场,和掩映在一片绿意中的红酒酿造庄园,不禁感叹,即使在如此残酷的大漠中,阿拉善盟人民却执着的创造着绿色,幸福的收获着绿色。

其实阿拉善盟对于生态治理、环境保护的工作开展,已经有着很长一段时间的历史了。自阿拉善左旗飞播造林自1984年试验成功以来,截至2010年,已连续实施飞播造林27年,累计在腾格里沙漠东南缘和乌兰布和沙漠西缘两条治沙锁边带完成飞播造林340万亩。在阿拉善地区,飞播主要以沙拐枣、花棒、籽蒿为主,经过近些年的努力,飞播区牧草长势良好,植物种类增多,植被盖度由5-10%提高到30-40%,有效地固定了流动沙丘。十一五期间,阿拉善盟实现飞播造林近130万亩,腾格里沙漠东缘现已形成长250公里、宽3至5公里的飞播林草带,乌兰布和沙漠南缘也以飞播林草为主形成80公里的防沙治沙带。如今,阿拉善盟沙漠化年扩展速度已由5年前的1000平方公里减缓到现在的353平方公里,沙漠上贺兰山的态势基本得到遏制。

至此,记者通过自己的亲身感受,明白了阿拉善人民与大自然之间的独特关系:一方面在恶略的自然环境中,汲取资源,谋求发展;同时,也深深理解这一方水土的生态环境是多麽的脆弱,是多麽的需要保护。他们深深的明白,只有让环境变得更好,自己才能发展的更好,生存的更好,在阿拉善,这已经不仅仅一种道理或形式的表现,而是一种深深植根在阿拉善人民心中的情感,怀着这种深厚的情感,充分的对环境表达着人类的善意,渴望与其繁荣共存,努力的保护环境、建设环境、享受环境。如今的阿拉善,在其“秘境”的面纱之下,是一张热诚、亲善的美丽面庞,她以广阔的天地、丰厚的资源、美丽的环境,张开友好的双臂,欢迎着全国、全世界人民的到来。


分享到: